当前位置:皇家棋牌 > 两性 > 我的宫缩正在融化,短篇小说

我的宫缩正在融化,短篇小说

文章作者:两性 上传时间:2019-11-02

“我的宫缩正在融化”

隔壁办公室传来六年级班主任的喊声:“回来!”“不!就不!”随之而来的是一个男生带着哭腔的低吼。

摘要: 栓子娘接到电话那一刻,几乎窒息,脑袋一下子真空一般,电话也没来得及挂,便飞奔出去了。不好了,不好了,栓子他爹栓子爹正在犁地,拖拉机的轰鸣声早已淹盖了栓子娘的呼喊,于是她连鞋都顾不得脱,三步并作两步跑 ...

丹奇 (2011年4月18日)

虽说每天办公室就像派出所,纠纷不断,可这么大的动静还是很少见,小学生嘛,还是挺好教育的,一般不会和老师顶嘴。所以,肯定是出大事了。

栓子娘接到电话那一刻,几乎窒息,脑袋一下子真空一般,电话也没来得及挂,便飞奔出去了。

今天看到好医生的关于自然产和破腹产的介绍,突然想起九年前的一件趣事。俺谈论此类话题总是有些犹抱琵琶半遮面,不好意思。但是,为了不让这重要的瞬间继续在记忆深处蒙灰,还是豁出去了。也来俗一把吧。

不过,不用出去看,用脚趾头也猜的出是谁,冲老师喊,一般有这个“胆识”的,全校也数不出第二个,非李刚莫属。

“不好了,不好了,栓子他爹……

咱本来是个男孩性格,从小就不合女孩子的群,整天像个疯小子。从中学开始就有绰号“老罗”,大学时变成“罗哥”,“王子”,“罗大侠”。女同学给咱的毕业留言是“愿你多具有女儿的气质”。虽然咱的心里也是渴望风情万种,然后,因为性格豪爽,就是做不来那女同学们都喜欢的扭捏作态。因此,蹉跎岁月中,对于女人的角色缺乏深刻的了解和体会。

此李刚非彼李刚,说来也怪,自从李刚之子成为网红,李刚也因此成为“四大名爹”,细数认识的每一个李刚,好像都不是善茬,这个大众而又魔性的名字,成了全国反面典型。

栓子爹正在犁地,拖拉机的轰鸣声早已淹盖了栓子娘的呼喊,于是她连鞋都顾不得脱,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了犁田机前面,栓子爹吓得赶紧熄了火拉了引擎,吼道:”你作死呀,没看到我正在犁田?“

有一天,咱冷不丁就成了美国鬼子的媳妇,居然找到了“小鸟依人”的感觉,很自然,也明白了啥叫“为人妻”者。只是还没做好准备“为人母”。等到一切尘埃落定,咱居然没有那没结婚前对当孕妇的天生羞耻感。相反随着婴儿的成长,一种奇妙的感觉在慢慢滋生。于是,在隔三差五的产检过程中,慢慢体验并期待着新生命的到来。

李刚是因为有个“坑爹”的儿子,我们这个李刚则是有个“坑娃”的爹。说起李刚的爹,所有的教过他的老师无一不撇嘴摇头,一脸鄙夷。

栓子娘哽咽道:”别犁了,刚才栓子他叔打电话来说,栓子的车在路上出车祸了。“

咱的妇产科医生威尔森女士善良美丽,经验丰富,又温柔体贴。她知道咱没有临产经验后,就建议咱带着未来孩子她爹一起参加医院里举办的产前学习班。生孩子居然还有学习班?居然还要求夫妇同修?咱很好奇,也很害臊。看完说明后,才理解,夫妇同修的好处。于是,赶紧报名。日子不能错过。

那是每一个老师的噩梦,面无表情,性格暴虐,不学无术,不求上进,他要是瞅哪个老师不顺眼,那就甭想上成课,拧着脖子和老师对着干,急了,还想拎家伙。都说医闹把医生闹成了“高危职业”,如此看来,老师,也有了性命之忧。

”啥?“栓子爹忙从机子上跳了下来,扯着栓子娘就往田外跑:”快,快,快去看看。“

按照要求,咱带了枕头前往。培训班居然有20对夫妇报名。很多比咱年轻的夫妇,也带球走,来到了班上。授课的是两位年轻的女医生。他们先给我们看了一段孩子孕育和生产过程的录像,让大家有了更具体的视觉,形象的再现,以及对不久的未来的超前意识。在如此多的夫妇面前播放如此私密的录像,俺有些不好意思,还偷看其他人的反应。发现其他人都在一本正经,目不斜视呢。咱赶紧收回自己的视线,继续学习。

何其悲哉!

俩人回到家不顾全身上下的泥,跨上摩托车便往现场飞奔。

随后的环节,就是让所有的先生们体会妻子“宫缩”的痛苦。医生给每个准父亲几块冰块,让他们放在手心里,看谁能坚持的时间最长。许多准爸爸毕恭毕敬地托着冰块,妻子在一旁悠闲地躺在席子上。俺娃他爹也不例外,双手托着冰块,嘴里还不老实地与其他娃他爹闲聊。

叫了几次家长,他爹比他还不讲道理,护犊子护的黑白不分,这上梁,比下梁还歪!无奈之下,学校出现了一道奇葩的风景线,老师得哄着他,才能上成课。不可一世的站在老师旁边,一副谁惹得起老子的表情,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,这究竟,是谁的悲哀?

要说这栓子也是懂事的娃。栓子是他俩唯一的孩子,高中毕业后就没再继续上了,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娘没几年好活了,所以想早点赚钱让父母也享享儿子的清福。

猛然听到一句“MyContraction is melting!” 是俺娃他爹大喊了一声!

好容易送走了这位大爷,他毕业离校的时候,老师们都想放炮庆祝,想想还是罢了,终究还是不愿与他一般见识,也觉得自己没教育好他,心中有愧。

可家里的农活他也不会干,要是出去打工吧,一个高中生你说能干啥,就连那些应届大学毕业生没经验的都得在工地上给别人扔红砖。

那些被冰块融化的水浸湿了袖子的老公们,本来就忍无可忍了,这时,全部哄堂大笑!顺便把手中的“宫缩”扔了一地。

韭菜一茬又一茬,割了又长,长了又割,当他已经慢慢被老师们淡忘的时候。他的儿子,上学了。

于是思来想去,栓子想去学车了。一来呢,学车快,学成就可工作挣钱;二来,山里面木材多,车子少,生意好得没话说。再说了栓子也从不乱花钱,就为这,老两口成天笑得嘴都合不拢。

也就是李刚,李刚的名字本就亮瞎了老师的眼睛,监护人一栏,赫然出现的名字,让老师们恍然隔世,天啊!胡汉三又回来了!

今天出了这大事,你说谁能不着急。

一个学期下来,老师松了口气,这个孩子,和他爹不一样!文文静静,学习不错,不调皮捣蛋,不惹事生非。犯了错误,老师还没说啥,就低了头,红了眼,表示绝不再犯。

来到现场,只见栓子的大货在转弯的地方撞上了一辆小轿车,因为大货刹车急,车上的木材由于惯性滚了一地,还有一根从大货前面滚了下来,砸在小轿车上,小轿车前面的挡风玻璃全都碎了,栓子大货前面的保险杆都被撞变了形,车子在悬崖边停了下来,悬崖下是一条大河,滚滚的河水正翻腾得厉害。大货车两边的窗户都开着,里面却空空如也。

看来,门风要改。老师们一个个比自己家孩子有出息还高兴,可悬着的心还没放到底,事来了。

栓子娘没看见栓子,抓着他叔叫道:”栓子呢,怎么样了?“

某一低年级小学生不小心(后经老师反复证实确为不是故意)撞到了李刚,被李刚爹知道后,在学校门口等那个孩子,扬言要打饱他。学校赶紧派出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教师,连哄带训,算是给了老师几分薄面,骂骂咧咧的走了。

”我来的时候,车子里面就是空的了,警察在附近找了也没看到,估计是害怕逃走了吧。“

皇家棋牌,临走,还对李刚说:“谁要是以后敢动你,看我不打死他!”

”这小兔崽子,咋这么没良心,被撞的人呢,怎么样了?“栓子爹接着问道。

李刚的眼神有了微妙的变化,那一闪而过的得意被老师捕捉到,心骤然一紧,这样干净的画布,被泼上如此不和谐的色彩,以后的路,孩子能走正吗?

”刚才送医院了,血肉模糊呀,也不知道伤着哪了。“

李刚,印证了老师的猜测,在亲爹的带领下,一路跑偏,越来越蛮横,越来越不讲道理,和同学矛盾不断,打赢了,得意忘形,打输了,就搬出他爹。

栓子他爹娘又急忙往医院赶,看看那个被撞的人。到医院的时候人还在急诊,可急诊室外竟一个家属也没有。栓子爹在楼道里踱来踱去,嘴里不时地骂着:”这栓子,出这么大事,怎么能跑了呢?这不像那娃的作风啊,电话也没一个,唉!“栓子娘则是焦急得伸长脖子往诊室里瞧了好几回,嘴里咕哝着:”咋进去这么久,到底啥样了?“

这不,就因为一个女生和他开玩笑,拍了拍他的脸,惹怒了他,狂吼着,一定要打回去!老师的劝说让他更为愤怒,居然用偷着带到学校的手机给他爹打了电话。

两小时后,医生出来了。叫道:”谁是患者家属?“叫了两遍也没人答应,栓子他爹向前问道:”伤者咋样了?“

他爹也没让他失望,爷俩对着一个哆里哆嗦的五年级女生,扬起了手!“她打你几下,你就打她几下,一下不能少!”

”暂时脱离生命危险了,不过患者眼睛因玻璃袭击受到了重创,眼角膜已经严重损坏了,家属尽快去找合适的眼角膜吧。“

小女生吓得涕泪横流,暴怒的老师,把孩子护在身后,许是老师的气势压倒了他,许是觉得对一个女生也是下不了手,他爹悻悻的走了,此事也算是不了了之。

”没有眼角膜是不是以后就看不见了?“栓子娘担忧地问。

这是什么样的家长?这是什么样的教育?毁了自己的前途不要紧,还要搭上儿子的一生,终究,生活会回报他们一个又一个大嘴巴,毕竟,我们的社会,也是有规矩的。。

”当然了,不过只要找到眼角膜换上就行了。“医生说得好像很轻松,两人悬着的心也放下了一大半。

楼道里除了栓子爹和娘再没有其他人,两人又等了一会。这时一个人急冲冲地走进病房,说道:”唉!这孩子,我看他可怜才给了一份工作, 咋就那么不小心,车子都被撞得不成样了。“

”你谁呀,这个时候说的这叫啥话啊?“栓子爹揪着那人问道。

”你这是干嘛呀,我是他老板,他是我司机,今天这事与我可没半毛钱关系,不过我也不是那么冷血的人,这里是几千块钱,拿去好好养伤吧“,说完,转身,冷冰冰地走了。

栓子娘看到眼睛用纱布裹得跟棕子似的年轻人,心疼地问道:” 孩子,你叫啥?你哪儿人?爹娘呢?“

”我叫志强,我是个孤儿,你们是……?“

”俺是今天撞你的那人他娘,实在是对不住了,俺家栓子至今下落不明。不过你放心,俺们不是那么不负责任的人。“

接下来,栓子他爹娘俩人到处为他联系眼角膜,可眼角膜这东西,咱也都知道,可遇不可求啊,眼看着年轻人已经在医院住了一个礼拜了,医药费也用完了,却还没有半点线索。医生说:”既然现在也没什么大碍了,就出院吧,不过现在呢暂时找不到合适的角膜,有了再通知你们吧。“

栓子娘说:”他爹,你说栓子这都造的啥孽呀?好好的一个人,现在成这样,出去还能干啥呢!?再说这眼角膜啥时候才能有,这以后他要咋办啊?“说着说着,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。

”别跟我提这个小兔崽子,都一个礼拜了也没个信儿。瞧这出息 ,真给俺丢脸!“栓子爹的暴脾气又上来了。

”好了,好了,咱不说了,这娃不也是小嘛,没碰到过这种事啊。“栓子娘劝道,”你看这样行不行,问问医生能不能将俺的眼角膜捐给那娃。“

”你疯了,你以后咋办呀?“

”没事,反正俺也没几年好活了,这个世界俺看也看够了,再说了不是还有你和栓子的吗?栓子还小,你说咱能让他还这么年轻难道就瞎了吗?现在他是不在,就是在这儿,俺这个当娘的也不让他捐。“见栓子爹没说话,叹了口气接着说道:”这回你就依了俺吧,就当给咱家栓子赎罪吧,你看人家那娃也怪可怜的,打小没了爹娘,咱要是不负责,就算老天爷让俺这条老命多活几天,俺这也心里膈应着!“

于是俩人找医生商量了一下,经过检验,栓子娘符合条件。

晚上,栓子娘拿着栓子的照片看了又看,一直不肯睡觉,栓子爹陪着她,就这样,过了一夜。

第二天,栓子娘刚被推进手术室,栓子爹就接了一个电话:”大哥,不好了,快点来吧,有人在河下游发现了栓子的尸体。“

一时间,栓子爹觉得天塌了,拿着电话半晌出不了声,看着刚刚手术的妻子,想着她剩下的日子,然后又想想和栓子一样年轻的那孩子志强,怎能忍心他也像栓子一样给毁了?

于是栓子爹一抹眼泪,一个人默默地去认领了栓子的尸体。

原来那天栓子是由于一时疏忽没系好安全带,两车相撞的时候,强大的震力将他从窗户抛了出去,一直滚下了河。

这是别人怎么都没想到的,还以为栓子是因为害怕逃走了。

栓子爹伤心欲绝,怪自己当初咋就不多找找,咋就不相信自己的孩子,栓子是多好的娃啊,咋会不负责任地逃走呢?

处理好栓子的事,栓子爹说:”这事,谁也不许说出去,栓子娘现在已经看不见了,你们不说她不会知道。“栓子爹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继续说道:”俺家栓子其实还活着呢,他是因为害怕逃走了,没准啥时候想家想他爹娘就回来了。“

栓子娘很快从手术室出来了,握着栓子爹的手说:”他爹,栓子打电话回来没?今天这心里咋这么堵得慌呀。“

”你别多想,栓子过两天平静了自己会打电话回来的。你刚做了手术,好好休息,我去看看那孩子。“栓子爹早已哽咽,到门口蹲下来躲一边偷偷地哭了。

几天后,栓子娘顺利地出了院,眼睛看不到了,可心里一直都在盼着:”栓子那孩子,咋老不打电话回来,难道他就不惦念家里么?也不知道在外面过得咋样了?受欺负了没?咋就这么狠心呢?“

几个月后,栓子娘眼看着不行了,栓子还没回来,栓子娘临死前说:”他爹呀,栓子要是打电话回来千万要告诉他,不要自责了,他的债娘已经替他还了。爹娘都不怪他了,让他早点回家,不要老在外流浪了。“

”知道了,栓子娘,你安心地走吧,咱家栓子那么懂事的娃,他会知道的。“栓子爹哽咽道。

直到栓子娘安心地闭上眼睛,栓子爹还在念叨着:”放心吧他娘,栓子已经知道了,已经知道了……“

本文由皇家棋牌发布于两性,转载请注明出处:我的宫缩正在融化,短篇小说

关键词: 皇家棋牌